我要戒烟网
导航

烟民的戒烟日记2

2016年3月18日   星期五   晴

早上起来,照例是几声剧烈的咳嗽,吐出几口褐黄色的浓痰后,呼吸顺畅了很多,但咳嗽的冲动丝毫未减,嗓子依然是干辣辣的,四十年了,这都成了习惯,如果没有咳嗽,或嗓子没有干辣辣的感觉,对我来说,才叫不正常。

“整整二十四个小时没抽烟了,和抽烟的感觉没有什么区别。”我心里想。

昨天晚上确实有点难受,说真的,不是有点,是太难受了。以往吃完晚饭后,我会点着一颗烟看新闻的,昨天没有抽烟,新闻里说了点什么,几乎没有什么映像,几次拿起香烟,几次又都放了下来。看着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妻子问:“你转来转去的,今天是怎么了?”我答:“没什么!”未曾想,没一会儿,妻子又问:“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呀?看着怪怪的有点不对劲儿。”且明显感到了她有审讯我的意味,这是原来没有过的。于是我的不耐烦也随之而来:“我能有什么事?你说!你说我能有什么事?”“又在哪里吃了炮药了!”她起身回到卧室玩微信去了。

我不愿意告诉任何一个人我在尝试着戒烟,万一戒不掉,那会让人说我说话不算话,或者说我没毅力。

以往我都是在十一点半左右睡觉,整个一个晚上大约要抽十几颗烟,平均一天在一盒半。昨天晚上我想早睡一会儿,睡着了肯定就不会想烟抽了,未曾想根本就睡不着。一直到三四点钟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就这一会儿的睡眠还做了好几个梦。先是梦到和已经去世多年的父亲在一起,爷儿俩拼命地拉着一辆陷在泥坑里的手推车,怎么也拉不出来……一会儿又梦见我可以在天上飞翔了,胳膊一张就飞了起来……一会儿又梦见在与人打架……

今天白天开了一天会,会议室里,睡意不断地向我袭来,我不停地喝水,不停地掐自己的大腿,好歹算是没有睡着。如果要睡过去,再让人录个像发到网上,还不知道是怎么冤枉死的呢。

哎呀,戒烟就这么难?

 

注:本文作者来自“重生烟民李旭”亲身经历。微博名为“翰海之行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