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香烟求了他们

香烟求了他们

救援人员用绳索把遇险者拖上岸。
 

  前天傍晚,四名江苏籍男子到深圳大铲湾港区游玩,陷入淤泥之中。四人一根接一根地点燃香烟,利用烟火通知营救人员其所在的位置。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营救,四个人全部脱险。获救后,四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感谢张思平副市长的救命之恩!感谢政府!感谢那些救我们的人!”

  前天傍晚,四名江苏籍男子到深圳宝安区西乡码头大铲湾港区游玩,在吹填区(即填海区)行走时陷入淤泥之中,深圳海事局,南海救助局和当地警方闻讯紧急救援。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营救,四个人全部脱险。昨日,四名获救者向记者回忆了淤泥中的生死5小时。

  淤泥曾险些淹没他们的头顶,为了求生他们靠烟火来召唤营救民警。营救人员用200米木板铺起一座救生桥梁。

  在淤泥中熬过5个小时后,姜辉和在场的营救人员终于舒了一口气。他浑身疼痛,全身哆嗦,没有力气,在消防战士的搀扶下,他双手作揖用微弱的声音说“谢谢副市长救命!”。

  淤泥中5个小时是怎么熬过来的,姜辉已记不清楚了。只记得看到三个同伴一一被拖出淤泥时,他有点心急。全身冷得要命,腿和脖子都在抽筋,营救人员问话他都没力气回答。到获救后12个小时,他只记得恶心,浑身还留有淤泥的腥臭味。

  “感谢张思平副市长的救命之恩!感谢政府!感谢那些救我们的人!”朱奎,张程,郭胜,姜辉一直说着感激的话。

  事实上,在12月15日17时30分至22时25分这5小时里,深圳宝安西乡大铲湾港区,民警,消防,海事,街道等若干部门近200人投入紧急救援,深圳市副市长张思平等赶到现场组织营救。消防官兵一度想用直升机丢绳子进行营救,但因事发地上空是宝安机场的航道而不得不放弃。

  遇险 必须打滚,不然就下陷

  15日下午,朱奎,张程,郭胜,姜辉四人搭乘出租车去大铲湾港区看朋友,眼看天就要黑了,他们想抄近路回到大马路乘车。在吹填区的泥潭上走了四五百米后,朱奎感觉有点“陷”,他以为只是地有点软。突然,同伴姜辉陷了进去,朱奎,张程,郭胜赶去拉他,也都陷了进去。

  “当时姜辉要我们报警,我们想要是自救能上来的话就不麻烦警察了。”朱奎说,眼看着姜辉一点点往下陷,都要到脖子了。这时郭胜把一根木棒递了过去,姜辉攥住木棒后,他们使劲一拉,姜辉往上浮了一点,随后他们三个也陷了进去,但不是很深。后来据营救官兵介绍,朱奎,张程,郭胜距离最近的岸边有80米,姜辉距离最近岸边至少有200米。

  “那时必须打滚,不打滚就往下陷!前后都走不动了!”朱奎说,天色越来越暗,根本看不到哪里是岸边。由于四人全身是泥巴,手机也在淤泥中被损坏。约一个多小时后,只有郭胜的手机还能用,于是报警。由于说不清楚具体位置,警察很难找到出事地点。

  在附近巡逻的宝安共乐派出所警长郑逸平接到警情后,立刻打开警灯,鸣起警报器,一边用手机问他们有无听到警报,看到警灯。三个人不停滚动的同时拼命地和姜辉说着话。他们还把各自的香烟拿出来,但是打火机在点燃了一支烟之后就再也打不着了。随后三人用一只香烟点燃其他香烟,每个人嘴里都叼上几支烟,目的就是告诉营救人员他们的位置―――他们清楚一旦香烟灭了,在黑暗中很难找到一个亮点,那将拖延营救时间。

  郑逸平警长介绍说,接到警情后,他很快就找到了朱奎,张程,郭胜所在的位置。当他们三人喊着还有一个人在里面时,郑逸平说远处只能看到一个白色的点。郑逸平立刻掉转车头,将警车大灯射向远处大片的淤泥,他这才看到四人所在的位置。情况紧急,郑逸平立刻向所里汇报请求增援。事后,朱奎,张程,郭胜回忆说,是那一束强烈的汽车灯光让他们知道哪里是岸边,第一次给了他们生的信心和希望。

  营救 最后一刻,淤泥淹到脖子

  据西乡消防中队孙练军队长回忆,他们是当晚7时49分接到119转来的警情的。8时10分,他赶到现场后,立即指挥消防车伸出云梯,由于云梯只有32米,距离最近的朱奎也有几十米距离。于是果断地指挥消防队员找来木板往里面铺。在离朱奎还有20米时,木板没有了。而且往里面铺木板越厚,就越容易下沉。他立刻指挥身体较轻的队员甩绳子给朱奎,让朱奎捆上自己,四个消防队员一起将他拖到岸边。此时,已经是晚上9时。紧接着,张程,郭胜被用同样的方法救了上来。

  由于姜辉离岸较远,无法找到木板接近,营救陷入僵局。姜辉的情绪也开始很不稳定。于是,孙队长开始大喊要姜辉不要动弹,说直升机马上就到。其实,孙练军此前已经知道,事发上空处于航道,直升机根本不能靠近!但他必须用这样的谎言来稳定姜辉的情绪,同时一边加快寻找器材。

  昨日,姜辉对记者说,最后一段时间,他开始胸闷,营救人员喊话他只能用手动弹一下。那时淤泥快要淹没他的脖子,他只能张开双臂尽量倾斜着向前,让自己不再下沉。回忆这些时,他说有些后怕,“真是捡回了一条命!”

  此时,张思平副市长也赶到了现场,并让孙练军你负责指挥。

  孙练军队长果断地提出找更多木板往前铺。随后赶来的共乐派出所钟启旗所长和孟所长连忙协调附近的工地,寻找木板。约25分钟过后,4大车木板运送到事发地。

  与此同时,消防队员小黄采用两块木板交替的办法,往前移动给姜辉送绳子。此时姜辉已在淤泥里浸泡4小时,随时有下沉的危险。

  在移动了20多分钟后,离姜辉还有七八米了,小黄将绳子甩给姜辉,同时后方的木板紧急铺了起来。待姜辉用绳子捆住自己后,随后到达淤泥中心的消防队员使劲地将姜辉拉了上来。

  孙练军队长说,他清晰地记住那个时间:当晚10点25分。这时他才松了一口气。

  感恩 感谢副市长救命之恩

  昨日中午,记者在共乐村找到朱奎,张程,郭胜,姜辉时,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感谢政府,感谢张思平副市长,感谢消防队和派出所,感谢所有救他们命的人。

  张程说他被救起来后,张思平握住了他的手,询问身体情况。他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当时他全身是臭泥,张副市长毫不犹豫地和他握手,这让他很感动。

  “由于个人原因,误入泥潭,命是保住了,但让政府耗费了不少人力和财力,真是对不起!”姜辉说。由于在淤泥中浸泡了5小时,昨日中午他的皮肤还是苍白的。

  “我们当时是想自救,不想麻烦政府,但事情最终还是弄大了!”朱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他们一致要求记者转达对张思平副市长的感谢,张程执笔写下“感谢张思平副市长!”,四人随后署上了各自的名字。

  生死5小时

  17:30

  在吹填区的泥潭上走了四五百米后,姜辉陷了进去,朱奎,张程,郭胜三人赶忙去拉的时候,也都陷了进去。四人不停打滚以防下陷。

  18:30

  只有郭胜的一个手机还能用,于是他们报警。由于说不清楚具体位置,警察很难找到出事地点。

  19:49

  西乡消防中队孙练军接到119转来的警情。

  20:10

  孙练军赶到现场后,指挥消防车伸出云梯,并找来木板往里面铺。在离朱奎20米时,木板没了,他指挥身体较轻的队员甩绳子给朱奎,让朱奎自己捆上自己,四个消防队员一起将他拖到岸边。

  21:00

  朱奎获救。紧接着,张程,郭胜被用同样的方法救了上来。

  22:25

  离岸最远的姜辉被救起。

  获救者资料

  朱奎:1987年生,江苏徐州睢营县人,来深三年多,当晚第一个被救上岸。

  张程:1982年生,江苏徐州睢营县人,来深四年多,当晚第二个被救上岸。

  郭胜:1981年生,江苏徐州睢营县人,曾在河南当过两年武警战士,来深四年多,当晚第三个被救上岸。

  姜辉:1980年生,江苏徐州睢营县人,与郭胜是邻居,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当晚最后一个被救上岸。

  目前,四人均在深圳宝安区西乡美宝田工业区金辉达电子厂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