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重庆中小学学习网zslpsh报道戒烟资讯

  注:本文由重庆中小学学习网zslpsh报道,请看下文。

    仅仅5年时间,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开办的重庆第一个专业戒烟门诊的就诊人数就从高峰期的一年100多个下降到去年的寥寥几人。在拥有几百万烟民的重庆,戒烟门诊为何遭遇门庭冷落?

    重庆五院的情况还并非特例。据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教授,控烟专家杨功焕介绍,在人口超过两千万,吸烟率高达29%的北京,20余家医院曾开设的戒烟门诊目前只剩几家,问询的人也不多。

    据重庆五院戒烟门诊负责人,呼吸科医生赖富华介绍,门诊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一个疗程花费在2000元左右,不足很多人一年的烟钱。

    赖富华认为,烟民不来戒烟门诊的根本原因是戒掉后的复吸率很高,这让烟民对戒烟门诊失去信心,而复吸率高则受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影响。

    “生活中,吸烟的诱惑太多,约束太少。依靠一个人的意志去抵抗整个环境的诱惑,这太难。因此,大家会觉得反正戒掉了还会再吸,戒烟门诊没人愿来自然不足为奇。”他说。

    对于戒烟者,“大环境”中最明显的诱惑是公共场所无处不在的吸烟行为。杨功焕说,主动递烟,劝人吸烟,在公共场所随意吸烟等行为则折射出中国公众对于烟草危害的认识还不足。

    我国是世界最大的卷烟生产和消费国,也是最大烟草受害国。2011年中国卷烟产量超过2万亿支,全国吸烟人数超过3亿。

    去年由卫生部发布的中国首份《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指出,大多数人通常只是将吸烟当作一种“自愿选择的不良习惯”,而不理解烟草的高度成瘾性及吸烟危害的多样性和严重程度,对于二手烟危害的知晓率也亟待提高。

    赖富华说:“是瘾就容易复发,要戒烟就要远离香烟。一个戒烟者即使自身决心大,家人监督有力,但一出家门,办公室,餐厅,酒吧到处都有人吸烟,甚至还有人主动递烟。这样一来,复吸是迟早的事。”

    赖富华说,“戒烟门诊能改变个人,但个人始终受环境的影响。如果没有全国性立法,控烟会很难。就像治理酒驾,交规处罚严厉后,酒驾就变少了,控烟也是一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