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控烟令来了 烟民嫌戒烟药贵靠毅力干戒


  随着“史上最严控烟令”的实施,包括办公楼在内的很多公共场所已经全面禁烟,这也促使一些烟民产生了戒烟的愿望。记者这两天采访了一些戒烟门诊,发现并未出现门诊量大幅增加的情况。调查一些烟民发现,有戒烟意愿的人多数嫌戒烟药物太贵,并不愿意到医院戒烟,而是选择靠毅力干戒。

  北京目前有419万吸烟者,其中,58.9%的现在吸烟者曾在过去12个月内被医生建议戒烟,22.3%的现在吸烟者在过去12个月内至少尝试过一次戒烟。按理说这是一个庞大的戒烟群体,但选择到戒烟门诊的却寥寥无几。

  北京第一家戒烟门诊1996年开设在北京朝阳医院。目前,本市已有72家戒烟门诊,但其中一些已经“名存实亡”。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同仁医院,北京医院,朝阳医院,中日友好医院,人民医院等多家戒烟门诊,因为戒烟者很少,数家戒烟门诊已并入呼吸科。人民医院戒烟门诊全年也不过280余人次的就诊量。

  一位戒烟门诊的医生告诉记者,一周最多也就10个人来咨询,能够坚持治疗的就更少了,所以门诊每周只有一天接受挂号。记者发现,多数戒烟门诊都是每周只有一到两天有大夫,其余时间都不开诊。来挂号戒烟的人多数是出现了一些病症,比如呼吸系统疾病,心血管疾病等,为了治病必须戒烟的。

  由于门诊量一直上不去,戒烟门诊的医生人力浪费严重;用药人数太少,药品有效期又短,药房也不愿意进货。这些原因,都导致了戒烟门诊一直冷冷清清。

  既然曾经有过22.3%的现在吸烟者尝试过戒烟,也就是说北京有近百万烟民是有戒烟意愿的,这些人不愿意上医院,那他们怎么戒烟呢?记者采访了5位烟民,其中3位曾经尝试戒烟,最长的坚持了一个月,短的只坚持了一天,方法都是靠毅力干戒,但最终结果都是没有成功。

  医学研究显示,单凭毅力所谓“干戒”的成功率只有3%至5%,而使用药物戒烟成功率可达30%至50%。这几位烟民不愿去戒烟门诊的理由基本相同,一是怕麻烦,工作忙,不可能每一两周抽出时间去挂号看病;二是嫌戒烟药物贵,医保不报销。

  戒烟门诊的费用主要是挂号费和戒烟药物的费用,其中挂号费可享受医保报销。目前我国戒烟药物为全自费,一般为伐尼克兰戒烟药,3个月一个疗程,需要花费2000元。而且很多医院戒烟药物供应相对紧张,前两年,吸烟者还能从市内药店买到戒烟药,但是目前已经很难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