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戒烟,该学学邓小平同志!

  媒体报道,12月15日,卫生部长陈竺和六位中国科学院院士在内100多位专家联名呼吁,国家各级政府机关带头禁烟,推动全国创建百分之百无烟工作场所(12月15日中国新闻网)。

  这则消息是令人高兴的。从香烟横行之日,人类抵抵制香烟的声音从未止息过。而今,终于见到由国务院正部级官员出面抵制吸烟。这说明,禁烟在升温。然而,笔者浏览刊出此则新闻的网站跟帖网评,对能否成功禁烟发出的连串问号也是显而易见的。

  禁烟为何难?原因种种,既有地方财政体制原因,也有习惯影响因素。对于懂得中国国情的人们都清楚,禁烟同样难在官员身上。

  在公众面前,官员享受高档烟现象由来已久。比如,逢年过节,一些人们就盯住地方官的烟瘾,送上什么“大中华”啦,“小熊猫”之类的名贵烟。而近年,有些烟草商,又炮制什么“壮阳烟”之类真真假假的“补烟”,对社会对官员吸烟又起了催化剂作用。一些人们以抽上名贵烟为身份标志,这样,名贵烟不但没有降温,反而“甚嚣尘上”。因此,陈竺等逾百专家禁烟倡议能否落实,官员率先垂范是关键性的措施。

  社会禁烟成功,关键是官员戒烟有自律。笔者认为,官员戒烟不妨学学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记得在1988年3月一次全国人大会议上,当时为人大代表的广东著名艺术家红线女目睹在主席台正襟危坐的邓小平烟雾缭绕时,当即用一张白纸写上“请小平同志在主席台上不要吸烟”几个字,由工作人员送给邓小平;而“纸谏”的效果也称得上“立竿见影”:邓小平看了看哈哈一笑,赶快把正在吸的烟头熄灭了。此后,邓小平在主席台上再也没有吸过烟。而且在之后不久,邓小平还戒掉数十年的烟瘾。更难得的是,在当年4月18日会见菲律宾总统时一番肺腑之言:这次人大我违反了一个原则,我习惯地拿起一支烟来,就有一个代表递条子,提出批评,只好接受,没有办法。

  专家指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消费和受害国,如得不到有效控制,从现在到2050年预计将有1亿中国人死于与烟草相关的疾病。而全国将有5.4亿不吸烟的人群正在遭受二手烟的危害,其中有1.8亿以上是15岁以下的儿童。专家推算,每年死于被动吸烟的人数超过10万。然而,面对如此严峻的吸烟国情,相当部分官员对此仍无动于衷,一直对吸烟乐此不疲,有的甚至情有独钟。因此,在加强对官员进行烟草危害启蒙教育的同时,确实需要学一学邓小平从善如流的作风。

  时下,一事当前,看人民群众“赞成不赞成,拥护不拥护,支持不支持,反对不反对”已成了执政例律。在吸烟问题上,已遭遇专家们说“不”的声音,也遭到公众抵制的举措,这就表明,官员吸烟已事实成了公众“不赞成,不拥护,不支持”的问题,需要痛下决心一刀两断。笔者相信,广大官员在吸烟这个问题上从善如流,率先垂范,那么必然会给全国公众带个好头,陈竺等逾百专家倡导的禁烟必将取得突破性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