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用烟标记录生活

许庚安:用烟标记录生活变迁

对特别喜欢的烟标还要仔细欣赏

许庚安:用烟标记录生活变迁

让人眼熟的老烟标

许庚安:用烟标记录生活变迁

老烟标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东楚晚报)记者 吴建新 

  许庚安是黄石市黄金公司一名退休职工。几十年来,他对烟标情有独钟,用色彩缤纷的烟标见证了社会发展,记录了日新月异的生活变迁。

  烟标,孩提时代好伙伴

  提起自己的烟标收藏史,许庚安慢条斯理,娓娓道来。
  他说,烟标伴他度过了美好的孩提时光。50多年前,他还是一个天真的少年时,就对五颜六色的烟标产生了浓厚兴趣。他在一篇“烟标情”的散文中这样描述:“那时候,只要看到大人们抽烟,我就连忙凑上去,抬起头聚精会神地看那新奇而又漂亮的烟标,久久不愿离去。如果遇上抽烟的人正好抽完香烟盒的香烟或窥见里面只剩下最后一根时,心就怦然跳动,迫不及待伸出稚嫩的小手,同时,还露出一双贪婪的眼神,希望自己能得到那个烟标。”
  当时,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低下,很多烟摊主将整包香烟拆开卖。许庚安看到烟摊主卖完香烟留下的空烟盒,先是开口讨要,久了,怕别人笑话自己,就从自己每天8分钱的早点费中挤出一分或两分钱来买一个烟盒。得到向往己久的烟标,快乐之情溢于言表。
  通过持之以恒的积累,少年的许庚安已收藏到相当可观的烟标。他说:“烟标成为我在伙伴们面前炫耀自己‘富有’的资本,烟标在我的少年生活里展示的是一个神奇世界,是我少年时代业余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

  烟标,呈现时代的缩影

  在许庚安的烟标收藏中,有许多早期大家非常熟悉的烟标,如“大公鸡”,“园球”,“新华”,“游泳”,“大前门”,“永光”等。许庚安按花卉,山水名城,人物,动植物等进行分类。
  许庚安介绍,民间当时流传这样的说法:老百姓尾巴翘(大公鸡),小干部团团转(园球),科长水上漂(游泳),县长才红旗飘飘(永光)。那时,大公鸡九分钱一包,园球两毛一包,游泳二角六分一包,能抽上园球就很满足了,能抽新华和游泳算是小康水平。特别是游泳香烟,当时非常紧俏,不但凭票供应,还要找关系才能买得到。
  那个时代的商品极其匮乏,香烟的牌子自然也很少。久而久之,许庚安收藏了很多同一种牌子的烟标。于是他就找烟标藏友进行交换。如果重复的还是多了,就将其集中起来,装订成本子,用来做作业或打草稿。烟标成了他学习的好帮手。
  就在许庚安专心收藏烟标时,史无前例的“文革”开始了。那时,许庚安还是一名初中生,烟标收藏竟被当时批判为封资修一类的东西。无奈之下,他含泪将自己多年收藏的几千枚烟标付之一炬。
  许庚安回忆:“看到我春燕衔泥般收集的几千枚烟标瞬间化为灰烬,我肝胆欲裂,伤心至极。沉重的打击使我后来见到烟标,内心深处隐隐作痛。发誓与烟标绝缘。”

  烟标,记录生活的变迁

  “文革”结束后,许庚安发现社会与生活正悄然发生巨变,这种变化也反映在烟标上。他又不自觉捡起烟标,更加狂热收藏。
  到上世纪80年代,过去一些常见的老牌子香烟,如“大公鸡”,“红双喜”,“园球”,“新华”,“游泳”,“大前门”,“永光”等慢慢淡出老百姓的生活,开始出现很多新牌子香烟。过去清一些单一长度的香烟出现了加长的,带过滤嘴的。曾经让烟民引以为荣的如“红金龙”,“红塔山”,“云烟”,“大重九”,“五朵金花”,“阿诗玛”等中高档香烟频频出现,过去凭票购买的历史一去不复返。
  有趣的是,在一些社交活动中,有关香烟的顺口溜随之发生变化:“红金龙”家里穷,“红双喜”对不起,“阿诗玛”抽点把。那时,一包阿诗玛要8元多钱一包,相当于过去几条香烟的价格。
  过去那些色彩单一,图案简单,纸张粗糙的烟标,被设计精美,印制精良的烟标取代,人见人爱。
  许庚安说:“如今的烟标不像过去那样整齐一致,规格上有长有短,有宽有窄。形式上有软包装有硬包装。设计图案上更是变化多多,让人眼花缭乱,就像老百姓的生活一样丰富多彩。”

  烟标,让生活丰富多彩

  形形色色的烟标,给许庚安的退休生活带来无穷乐趣。
  许庚安回忆,他开始不抽烟,为了得到自己缺少的烟标,就去买香烟,慢慢也抽起香烟。许庚安原在单位搞供销,常常出差,每到一个地方,完成任务之后就跑商店,看是否有自己喜爱的烟标。他收集烟标有两个途径:一是去车站,码头捡,二是看到中意的烟标,就掏钱买一包烟自己慢慢抽,抽不完带回单位分给同事,这样就得到心仪的烟标。
  有一年,许庚安到河南汤阴岳飞的家乡出差,发现那里有好几种自己喜爱的烟标。没事的时候,他没有去逛向往已久的名胜古迹,而是去一家商店看香烟,一来二往和卖香烟的营业员混熟了。该营业员后来帮他收集了许多当地烟标,让许庚安十分感动。
  2000年以后,许庚安退休在家,时间充裕了,他的烟标收藏也进入一个新的高峰期。儿子在深圳工作,许庚安住在儿子家时,闲来无事,经常骑自行车去汽车站或大超市拣烟盒。他说,那里人流量大,烟标自然多。很多次,他在捡烟标时,别人当他是捡破烂的,纷纷用怀疑或鄙视的眼神看他。许庚安心里很坦然,特别是发现一张自己喜欢的烟标,早将别人怀疑的眼神和自己的辛苦抛到九霄云外。
  退休后,许庚安去外地的机会少了。他就给亲朋好友打电话,让他们帮自己在外地收集烟标。春节快到了,他己经给很多亲朋好友打了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别忘了自己拜托的‘大事’。
  回想自己的烟标收藏史,许庚安高兴地说:“烟标不仅是我少年时代的好伙伴,也给我晚年生活增添了许多情趣。闲暇之余,翻看品味,常常陶醉在这五彩缤纷的世界里,苦涩中有甜蜜,快乐中有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