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中国吸烟比例逐年上升:控烟政府应先行

中国吸烟比例逐年上升:控烟政府应先行

今年是《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我国正式生效两周年。我国是《公约》生效后第一个举办奥运会的国家,我国政府承诺要举办一个“无烟奥运”。现在离奥运会开幕只有不到200天的时间,最近,北京市公布《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若干规定(送审稿)》并公开征求意见,预计2月以后将正式出台。这一举措对“无烟奥运”能发挥多大威力?

    中国已成英美烟草

    销量最大的市场

    “由于烟草的效应不立即发生,所以很多人未能感觉到烟草对健康的危害。但是按照目前的吸烟模式,仅由于人口的增长,到2030年吸烟者将增至4.31亿人,那么2025年开始每年将有近200万人死于因吸烟引起的疾病。”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杨功焕教授此前曾对媒体表示。


    据《2007年中国控制吸烟报告》相关数据表明,全国有3.5亿烟民,有5.4亿不吸烟的人群正在遭受二手烟的危害,其中有1.8亿是15岁以下儿童,每年死于烟草相关疾病的人数约为100万。世界卫生组织曾发布报告称,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吸烟比例在上升的国家。

    多年来,中国烟草一直保持了七个“世界第一”:烟叶种植面积第一;烟叶收购量第一;卷烟产量第一;卷烟消费量第一;吸烟人数世界第一;烟草利税第一;死于吸烟相关疾病人数第一,近年来,中国每年死于吸烟相关疾病约100万人,是全球死亡人数的1/5。

    全世界烟民有75%在发展中国家,每年要吸掉全世界香烟总消费量(5.7万亿支)的60%左右。除了正常的途径,国外销往中国的走私烟也不可估量。据最新研究数据显示,仅在2003年和2005年,英美烟草对中国的销售是中国官方全部进口数字的50倍。这中间的巨大差距,英美烟草一直难以解释。为此,世卫组织发出警告称,如果目前的状况不根本改变,30年后每年将有1000万人死于烟草,其中70%在发展中国家。

    “显然,在过去的20年中,走私香烟获利巨大,并成为英美烟草在中国业务的一部分。这最早是用来绕开中国市场严格限制的一种方式,现在成为滚滚收入的来源。走私当时被用来进入市场,与其他品牌竞争,对其定价和供应的管理都非常慎重。”有民间控烟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经过长期的研究发现,亚洲,尤其是中国,已经成为英美烟草销量最大的市场。

  越来越多的学生

    加入烟民行列

    据了解,目前中国已有154个城市先后颁布了公共场所禁烟的规定。即使控烟声音与举措一浪高过一浪,但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马军教授在作《青少年禁烟策略》的报告中透露,越来越多的学生正在加入烟民行列,在一些省市青少年平均吸烟年龄已经降低至10.7岁。这样的数据充分表明,中国现有的控烟运动,即使已经上升到立法的层面,但在执行上仍停留在“雷声大,雨点小”的尴尬境地。

    “中国2000年之前控烟还不错,1997年是高峰,从那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一个原因是主管部门不积极主动,决策层缺少一批热心控烟的人。”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原副会长张义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已加入《公约》,但是实际行动不够。《公约》要求,烟盒上2/3的地方必须登警语,中国没实行。《公约》还要求降低吸烟率,但中国一直排在前几名,甚至逐年上升,现在吸烟率达40%,男性达70%。世界卫生组织曾发布报告称,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吸烟比例在上升的国家。

    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也曾表示,中国目前禁止公共场所吸烟的立法现状存在很多不足,地级以上城市中有一半以上还存在控烟法规空白,而且禁止吸烟的场所比较局限,法规内容限定模糊,可操作性不强。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杨功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控烟工作起步很晚,应该是从1990年开始的。此前一直处于专家控烟的层面,直到1999年以后中国进行加入框架公约的谈判,才开始进入政府控烟的层面。目前中国处于从专家控烟到政府控烟的推进过程中,还没有到全民控烟。控烟的道路确实还很长。 http://www.jieyanri.com

  禁烟应从政府大楼开始  我要戒烟网

    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生效后的第一届奥运会,中国政府已经向国际奥委会做出了“无烟奥运”的承诺。但要在北京的办公场所和餐厅,宾馆实施禁烟,至少将对北京近400万烟民产生影响。《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若干规定(送审稿)》的公布被公众认为将是对 “无烟奥运”的有效支持,并成为今后北京和中国公共场所禁烟和控烟立法的新起点。

    北京公共场所控烟的现状怎样?如何确保《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若干规定》的顺利贯彻执行?记者联系到了负责首都卫生工作的重要政府部门北京市卫生局宣传处。经过6天的等待,记者得到的答复是,由于北京市卫生局的新闻发言人是兼职,且公务比较繁忙,准备采访所需资料的工作相当烦琐,此次采访只能暂时取消。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提及控烟,专家们就不约而同地谈到立法。上海第八人民医院放射科主任,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治疗专业委员会委员杨秀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民间力量虽然在推动,普及人们对控烟的认识上作用重大,但这是远远不够的,关键还需要立法,并且将“立法禁烟”与“医疗禁烟”结合起来。

    杨秀军表示,所谓的“无烟医院”,“无烟学校”等公共场所,效果其实非常不理想。“要求禁烟,一些家属,甚至病人都会觉得无所谓。有些医生自己也抽烟。很重要的原因还在于缺乏法律约束。”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署叶东升博士告诉记者,美国政府是最早执行禁烟的,公共场所禁烟正是从“政府大楼”开始的,这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的民间力量发挥了很重要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