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绿色奥运”成控烟契机,导致加税立法促禁烟

  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或健康合作中心顾问,著名的控烟活动家臧英年教授归国后,他对中国目前的控烟现状与政府承诺的办“无烟奥运”,“绿色奥运”的差距深感忧虑,义务从事控烟活动,至今已近16年。

我要戒烟网-禁止吸烟  中国亟待加税立法敦促控烟

  《市场报》:您曾提出要通过提高烟草税的方式来控烟,从而限制烟草业的发展,但很多人第一反应便可能是关注家乡的卷烟厂工人的就业情况,认为控烟会导致他们失业,或是认为这影响了政府的财政税收和社会稳定,您怎么看待这种声音?

  臧英年教授:我认为这是中国控烟进程中最大的一个误区。

  很多人认为烟草税可以“救国”,解决就业。提到限制烟草业的发展,便会认为既影响了税收,又造成了就业难题,其实,中国的烟民基数大,一个人和一个社会摆脱习俗,是一个细水长流的过程。在短期内,烟民的基数不会改变太大,所以,对税收和就业基本没有影响。戒烟烟民不再买烟,却会把原来抽烟的钱用于其他消费,仍有助于国家税收。

  其次,烟草税增加之后,每盒烟的价格就会提升,政府的税收,企业的收入,烟草种植农户的收入都不会受到影响。受影响最大的就是烟民,以前每天抽两盒烟的人,可能会减为一盒,甚至不抽。如果能让一半的人不抽,日积月累,中国烟民的数量便逐渐能够得到控制。否则,不加控制的话只能越来越多,从长远来看,控制与不控制烟草业的发展对未来烟民数量有决定性的影响。

  再有,表面来看,烟草业的发展为中国贡献了税收,但烟税的暂时收入,远不及烟害长远和积累的损失。每年死于吸烟相关疾病的人数接近100万,这对社会和家庭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有些科学家等也都死于吸烟导致的疾病,这更是国家的损失。

  《市场报》:您觉得中国在控烟进程上亟待解决的首要问题是什么?  http://www.jieyanri.com

  臧英年教授:我从事了近16年的义务控烟工作,我观察和体会到在中国推动控烟,要收得成效,必须先由政府推动倡导,再由全民响应跟进。只有上下协调,共同联手才能有效的推进控烟工程。而要达到这样的目标就必须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是以行政的手段建立起法律规章,从而创造控烟环境和约束吸烟行为,以减少烟害。控烟立法和行政规定要包括公共场所的严禁吸烟,提高烟草税收,严禁香烟广告和扩大有效戒烟服务等等。二是以控烟法律规章为引导,使全民增加知识和改变观念,压缩吸烟者吸烟空间,促使其产生戒烟动机,采取戒烟行动。另一方面保护非烟民免受二手烟的侵害。

  因此,中国政府首要的就是在重视戒烟工作的基础上,早日推动控烟立法,只有有法可依,才能使得控烟工程顺利进行。而中国现在只有一些零星的条例涉及控烟领域,并没有一部全面法存在,这就造成了中国推动控烟工作的致命伤。

  去年10月,北京的出租车行业控烟活动正式启动,出租车司机遵守是一方面,乘客遵守才是关键。我在乘坐出租车时经常询问司机们活动启动后的控烟情况,不少司机说,很多烟民乘客虽然看到车内张贴了禁烟标识,但依然喷云吐雾,而司机也无法依照相应措施进行控制和阻止,这就反映了中国法规的不完善和执行不彻底。

  防止青少年吸烟需三方联动

  《市场报》:我们看到周围年龄越来越小的孩子开始抽烟,令人痛心。您怎样看待烟民逐渐向青少年蔓延的现象?青少年避免吸烟,关键在哪里?

  臧英年教授:烟民年轻化的原因我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是家庭教育的失败,有些孩子的父母可能就是烟民,不能以身作则;其次是学校教育的失职,某些老师,校长也是烟民,监管力度不足,同学之中有抽烟风气,互相仿效,造成恶果;社会上无人制止,会变相默许和鼓励他们抽烟。因此控制青少年吸烟,关键是要家庭,学校和社会的三方联动,紧密配合,从而将青少年的烟瘾扼杀在萌芽之中。

  《市场报》:如今某些电影,电视剧中的情节就有吸烟镜头,您是怎样看待这种情况的?您认为这对青少年有什么不良影响?

  臧英年教授:吸烟情节在电影电视剧里是完全不必要的,这可以说也是诱使青少年吸烟的一个社会因素。因此每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会不遗余力地予以纠正。

  每个人都应当有这样的意识,即吸烟出现在镜头内是不正当的。例如在录制节目的时候,突出名人吸烟的特点是不必要的,即使在发行名人纪念邮票时,出现强化吸烟的图片也是不当的。总之,吸烟的嗜好是不应当被赞扬的,美国现在已经很注意这方面情况,中国还亟待加强规范。

  “绿色奥运”可成为控烟契机

  《市场报》:2008年奥运会召开的脚步日益迫近,为了办好这届奥运会,中国政府提出“绿色奥运”,“无烟奥运”的理念,并规定八大场所禁烟。但在许多无烟餐馆内,仍然有人吞云吐雾,置之不理,您觉得这种情况的发生跟什么有关?我们在哪些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的努力?

  臧英年教授:中国为迎接2008年奥运会的召开做出了很多努力,“绿色奥运”口号的提出是中国对世界的一个承诺。在我国,送礼送烟已经成为一种社会风俗,人们普遍认为是适当的举动,这实在是可叹可悲,应当摒弃这种恶习,全民培养控烟意识。

  要完成指定目标,即“奥运签约饭店,奥运场馆及奥运村的餐厅在2008年6月前要达到全面禁烟,各大,中型餐饮经营场所提倡全面禁烟,不能达到全面禁烟的餐厅,75%的面积设为无烟区”,仍需要各方联手,付出极大的努力。

  美国控烟举措可圈可点

  《市场报》:您在美国定居多年,并担任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或健康合作中心顾问,能简要介绍一下美国的控烟立法情况吗?政府和民间组织在控烟活动中的力量比重是多大?

  臧英年教授:美国的控烟活动起步比较早,始于1964年。通过与民间控烟组织的互动和反应,美国政府逐步认识到吸烟的危害。因此,当年美国卫生署首次著书公布吸烟与肺癌的直接关系,以后每年都要出版一册控烟专著,执行至今。

  《市场报》:2008年是我国加入世界卫生组织主持达成的第一个具法律效力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第三年,按照公约规定,中国将在2011年1月起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及相关促销赞助活动。然而,现在仍然有通过赞助活动形式发布的变相烟草广告。美国是如何对待烟草广告的?有哪些方面可以汲取和借鉴?

  臧英年教授:美国对待烟草广告是很严格的,对于以香烟品牌为名的其他业务的拓展和延伸也不允许做广告。例如,万宝路旅游,万宝路服装等都不允许做广告。曾有报道指出,由于实施了严格的禁烟广告法案,近年来,美国烟草业的广告费用呈逐年下降趋势。中国应当借鉴这一点,建立完备的法律规章和监督体系来监管烟草广告。

  推动建立无烟家庭

  《市场报》:臧老从事义务控烟近16年了,您无私回馈社会,报效祖国的行为令人敬佩。您下一步控烟活动的主要目标是什么呢?

  臧英年教授:我要感谢妻子对我控烟活动的支持和鼓励。身体允许的话,我打算做义工到80岁,之后就回美国了。走之前,我希望看到3个愿望能够实现:其一,便是刚才提到的加税立法问题,只有立法,才能保证控烟工作的顺利开展和推进;其二,是希望能够联系几所医院,帮助建立费用相对合理的戒烟门诊;其三,全力推动无烟家庭的建立。如果我有精力,我还打算成立无烟家庭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