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办公室实施禁烟令的四大难题

昨天上午,上海履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控烟政策开发培训班开课。与此同时,市卫生局联合市人大,市政府下属有关部门,开始着手开展控烟的立法调研工作,上海禁烟的地方有望从传统意义上的"公共场所"扩大到"所有室内工作场所"。现行的《上海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规定》1994年颁布实施,1997年修正后重新发布,影剧院等8大类场所被列为禁烟场所。

把禁烟范围从"公共场所"扩大到"所有室内工作场所"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因为虽然在公共场所吸烟的波及范围更广,危害更大,然而在办公室等室内工作场所吸烟所造成的危害也不可等闲视之,由于涉及到特定的固定人群,针对某些个体而言,在办公室内吸烟的危害甚至大于前者。

然而,良好的出发点并不总是与理想的结果相关联。在笔者看来,室内工作场所禁烟令至少面临着四个方面的执行瓶颈,使得室内工作场所禁烟令的初衷大打折扣。其一,此前的公共场所禁烟令的实施效果如何,如果得到了有效实施,公共场所的吸烟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空气质量得到了较好改善那倒好说,扩大禁烟范围也在情理之中,可如果连公共场所禁烟令都没有受到严格遵守和认真执行,甚至沦为了一纸空文,就算出台了办公室禁烟令又能够奈其几何呢?这不仅无益于禁烟活动的开展,相反还损坏了政府法令的权威性和执行力。 /xiyan/List_2.html

其二,与公共场所禁烟令相比,由于室内工作场所的人群比较固定,吸烟者与吸二手烟者并非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相见不相识的陌生人关系,而是平级,上下级和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后者人群间关系的复杂性和亲密性决定了监督和执行方面的难度。监督是法律执行的重要保证,离开了有效监督,法律实施在许多时候就成了纸上谈兵。 /xiyan/List_4.html

其三,室内工作场所的多样性表现在,既有拥挤的工厂车间,也有宽敞的库房保管室,既有普通员工整齐的格子间,也有领导气派的豪华办公室,如果说在工厂车间和员工格子间里有效监督还成为可能的话,那么,禁烟令在领导办公室里又如何执行下去呢,指望员工监督是行不通的,因为谁都不可能冒着丢掉饭碗的风险和领导过不去,在这个时候,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靠领导们自律了。

其四,禁烟令并不是孤立的存在,而与烟草的生产与销售环节,烟草广告和公众的禁烟意识等方面有着很大的关系,如果一方面实施公共场所和室办工作场所禁烟令,另一方面又对烟草广告不加以正确引导和及时制止,特别是在一些地方政府仍然把烟草制造业当作地方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的情况下,禁烟令就表现出了严重的先天不足。室内办公场所禁烟令的关联性还表现在,禁烟与允许吸烟是两位一体的,既要在一定范围内禁烟,也要在一定范围内允许吸烟,只有做到了禁烟与允许吸烟的配套实施,两者才能够相得益彰,如果只是片面禁烟,而不对烟民的吸烟权利给予积极的引导,除非禁烟成为了一种全民意识,任何形式的禁烟令都是很难行得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