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一条香烟的故事

香烟的故事

――写在531日国际禁烟日

每年的5月31日是国际禁烟日,而在中国禁烟确是简单的难事。笔者曾在很多资料上看到,吸烟正在西方社会迅速退化,成了一种“落后文化”。而在中国这个重人情往来的社会,敬烟通常被视为一种礼貌和表达敬意的方式,在我们的社会中,“以烟待客”,“以烟送礼”现象普遍,逢年过节,小辈给长辈买烟仍被看作是孝道的表现,男女结婚现场,新郎新娘给客人点烟敬酒成为婚庆的一部分,遇见生人或朋友递上一根烟是社交的开始,而接受敬烟才是礼貌和友好的,“烟酒不分家”更成为口头禅,而“买的不抽,抽的不买”也是生活中常有的事。于是香烟成为很多庆祝场合必不可少的消费品,手中的香烟更有不同的好坏等级,似乎还有隐约能显示吸烟者的身份。于是关于香烟的故事自然就好多,可我要讲的故事却与以上文化无直接联系。

常听人咕叨:“有什么不能有病,没什么不能没钱”,我的关于香烟的故事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可事到如今我却没能忘却,因它实在是本人平生以来难以忘却的尴尬事了。在此不怕说出来大家听听一笑,也算是饭后茶余的调味品吧!

事情的发生是这样的,记得那时我们一家子刚从乡下迁调到武汉市,因为到武汉来后花尽所有的积蓄且借了不少外债,买了现今的房子,于是经济常感拮据,这天老公不知从那里带回一条黄鹤楼牌的香烟,平日里他本都不那么抽烟,现在处于经济非常时期,拿烟换钱为孩子买个好书包也不错呀,看儿子的“水货书包”确实心中有几分难为情,孩子们的世界都是很直观的,常有同学撵着儿子喊:“乡下佬”,其实现在看来也未尝不是好事,可当时的自卑心理作祟,很是不平衡,所以常常为自己和孩子穿戴的“乡村状态”苦恼别扭。

这天在上班的路上发现巷子里有挂着高价回收香烟名酒牌子的店铺,像我这样一个初来武汉,不知道行情就里的“土老帽”,当然以为既然冠冕堂皇地挂有牌子,且店面装饰整齐,想必也和其他生意店铺一样吧,怀着侥幸的心理,我揣着那条香烟去了那店铺,当我拿出香烟放在柜台上时,那店主没有看烟,而是不经意地用一种不易察觉的眼神打量了我两遍,然后把烟拿起来看了一眼,佯装不耐烦地样子往柜台上一摔,说:“你这是假烟”,接着不屑一顾地哼道“二十块钱吧”,我心想:一,两百块钱的东西这么转眼就成了假烟,二十块钱还说是高价收购,于是心中一顿,抬眼看店家,发现店家望我的眼神,像看贼又像看乞丐,很鄙夷的神情,我自己上下看了自己一眼,发现我这穿戴如乡下打工妇女的样子,确实不能让他对我有什么好想法,于是心中像吃了苍蝇似的,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突然觉得一点做人的尊严在此刻全被他的鄙夷扭曲了,于是我愤然扭头不再望他,拿起那条烟转身消失在小巷的尽头。

许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不能忘记这件事情,现在想来,不就是因为这条烟可以换点钱吗?可没想到换回的除了窝囊就剩下屈辱了!是呀,时代变了,人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只是什么都可以变,唯一不能变的是人的尊严!

感谢生活教会了我什么是尊严,它让我明白钱不是我们生活的唯一,钱不一定能为我们创造神奇,创造神奇离不开智慧,为此艰苦的日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尊严的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