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国内禁烟状况是漫漫长路

    据统计,中国是全世界吸烟人数最多的国家,3亿多烟民约占全球吸烟人数的三分之一。卷烟,已经成为许多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尽管“烟枪”们知道吸烟有损健康,也很清楚二手烟对他人的危害,但无论是面对法律还是面对伦理,他们都不愿意放下手中的“枪”。虽然全国有100多个地市先后颁布了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法律法规,然而禁烟效果却不甚理想。作为中国的首都,在2008年5月1日,《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范围若干规定》开始实施。该法规一经出台,迅速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人们想知道,这次中国式禁烟的步子能走多远。  http://www.jieyanri.com

    禁烟令实施之后

    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令全世界瞩目的体坛盛会,它的即将举办将全世界的目光聚集在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为了彰显绿色奥运的主题,北京市政府于2008年5月1日开始实施公共场所禁烟令,如今已经过去2个多月了,禁烟的效果似乎并不太令人满意。它实际起到的作用与不少民众的期望值相去甚远。

    张乐遥家住北京市海淀区,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在外面吃饭,因此,不抽烟的她饱受了餐馆中二手烟的困扰。对于5月1日北京市政府实施的禁烟令,张乐遥表示十分支持。“用餐时间,为什么非要抽烟呢?在用餐的场所抽烟,我们这些不抽烟的人也要被迫吸二手烟。如今政府颁布了禁烟令,情况应该会有所改善。”张乐遥一脸憧憬。

    然而,禁烟令实施后所产生的效果却并没能令张乐遥满意。2008年5月22日晚上,张乐遥受邀在王府井附近一家韩式餐厅就餐。“刚刚坐下,就闻到一股呛人的烟味,原来隔壁另一桌的一位男士正在悠闲自在地吞云吐雾呢。我当时觉得奇怪,北京不是实施禁烟令了吗,怎么还有人在公共场所抽烟?”有些气愤的张乐遥立刻叫来餐厅服务人员,责问为什么实施了禁烟令,仍然有人在这里吸烟。这家餐厅的服务员不慌不忙地解释说:“有些公共场所是完全禁烟的,比如电影院,博物馆等,但是餐厅不是完全禁烟的场所,可以设置吸烟区,您所坐的位置是吸烟区,不抽烟的话就到其他地方就坐吧。”说着,服务员就把她领到另外的座位坐下。“我怎么就坐到吸烟区了呢,没发现哪里有标识说是吸烟区呀。”不满服务员说辞的张乐遥四下一看,发现餐厅内根本没有划分吸烟区与非吸烟区的标识,也没有张贴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标识。因为自己抗议他人吸烟,就得被迫换到其他的位置吃饭,张乐遥对此感到不平。她对记者说:“我调换的位置,距离那位吸烟的男士仍然很近,这家餐厅的面积本就不算大,所谓的吸烟区与非吸烟区并没有什么隔离设施,换了座位我还是能闻到呛人的烟味。总之,我觉得禁烟令在这家餐厅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与张乐遥有着相同感受的市民不在少数。2008年6月,方心来到位于北京市崇文区的一家连锁餐厅吃饭,遭受了和张乐遥同样的待遇,也因为他人抽烟而被迫调换了就餐的位置。“吸烟的男士,依然在原来的座位上自在地抽着烟,一点内疚的感觉都没有,餐厅对抽烟的客人视而不见,我们对抽烟行为表示抗议,餐厅就安排我们这些不抽烟的人换座位,这是什么道理?”方心对此愤愤不平。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市大小餐馆,食堂有4.7万多家,按照禁烟令的相关规定,这些餐厅的公共场合必须划分吸烟区与非吸烟区,并要求在餐厅的显著位置张贴“禁止吸烟”的标识。然而,记者走访了北京市朝阳区几处餐馆较多的街道,发现相当数量的餐馆中并没有按照规定张贴“禁止吸烟”的标识,而在张贴了“禁止吸烟”标识的餐馆中,也存在张贴位置不够醒目的问题。例如在餐厅的角落里,或者通往卫生间的拐角处张贴,其禁烟的诚意令人怀疑。而另一个更为普遍的情况则是大多数餐厅并没有划分出吸烟区与非吸烟区。对此,一位餐馆老板解释说:“我们餐厅面积本来就不大,不好去划分。”还有一位餐馆老板则理直气壮地说:“划分吸烟区和非吸烟区意味着要改造餐厅的布局,改造就要花钱,谁来负担这些费用呀?再说了,别的餐厅都没有划分,单单我们区分,客人嫌麻烦都不爱来了,这不是影响我们做生意吗?”

    实际上,餐饮行业只占公共场所中的很小部分,其他像酒吧,网吧,出租车等都属于公共场所,它们如何贯彻禁烟令中的规定也是未知数。然而,记者从几位常去酒吧的朋友处得知,在三里屯,南锣鼓巷,后海等几条北京著名的酒吧一条街上,相当数量的酒吧并没有按照规定设置吸烟区。“在酒吧老板看来,烟与酒无法分家,因此要想生意好,部分禁烟也是不可行的。泡吧的人只喝酒不抽烟,怎么都觉得有点离谱。”家住朝阳区的李进表达了如此观点。另外,从记者走访的几家网吧看,情况也不容乐观。在北京朝阳区高碑店附近的一个网吧里,墙上虽然已经张贴了“禁止吸烟”的标识,但网民们似乎对此视而不见,网吧内依然烟雾缭绕。当记者向网吧的接待人员问起,为何不制止网民们吸烟时,接待人员很无奈地回答说:“不是没有劝,劝了没有用,多数人都是我行我素,只有很少部分的人能听从劝阻把手中的烟掐了,我们也无可奈何。”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