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品红酒和抽香烟的夏天—故事

       我要戒烟网:夏天的时候,我陷入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悲伤。每天黄昏,我可以看见很多准妈妈慢慢散步。这些大肚子女人,给这个混顿的世界注入一股新鲜的空气。

  我想起六子曾和我坐在街边,认真地讨论过生命问题。她点燃一根摩尔,深吸一口,闭上眼。她喜欢这种享受。我看她把一根烟慢慢燃尽,烟灰散落开来,像她的灵魂在风里破碎。

  小九你知道吗,有一种杀人不犯罪。六子看着我,扬起笑脸。我看到她眼角隐约的泪痣。怎么杀人?我问她。她哧哧笑起来,手指指着街边的孕妇。堕胎,她说。我看着她。六子轻轻松松吐出这两个字,扬着笑脸。既可以杀人,又不犯法。六子抓起我的手,放到她的肚子上。小九你看,他将会是多么惹人怜爱,可我要杀了他,对他多不公平。六子的眼泪滑下来,打湿我的衣服。他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这个世界。

  我轻轻拥住六子。我说六子你知道吗,其实不让他来也好,在这个世界我们无力保护他。六子擦去眼泪,我仔细看着这个憔悴的女子。

  陪我去医院吧。六子说。

  我坐在长椅上,六子拍我的手。不会有事的。她安慰我。我看她走进手术室。几分钟后,我听到她的尖叫,一声声划过空气,瞬间将我的皮肤划伤。我的眼泪轻易就落了下来。

  那一年,六子二十二,我二十一。

  几天后我见到了六子。在酒吧的小方桌前,苍白的六子把自己裹在了一袭黑衣里。我说突然怀念起十八岁的夏天。六子把头发甩高,说,是啊,那一年的夏天。你说老七怎么样了?六子问我。我摇头。她消失了,连句再见都不肯留下。六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要吗?六子问我。我摇头。六子笑。你戒了吗。曾经我们三人多热爱这酒。我也笑。我说六子你好吗。好。六子说。小九,杀一个人真的很容易,虽然你那么爱他。我说我知道,我说六子你要是痛就哭出来吧,在我面前还需要伪装吗。六子咬着的嘴唇泛出血丝。她摇头,把眼眶里的泪硬生生逼了回去。我沉默着,看六子把一瓶酒喝完。小九你还是处女吗。六子突然问我。我盯着她的眼睛。我摇头。六子冲我笑,伸出手臂。我看到她腕上的伤痕。我——说六子,六子你可别吓我。小九我知道你会照顾好自己的。六子吻住我的额头。你一定要幸福。

  我们站在地铁入口。我说六子你给我根烟吧。六子拉着我的手,另一只手从包里摸出一包摩尔。六子点燃一根烟,放在我唇上。我看着地铁站人来人往。不断有人冒出来,不断有人沉下去。然后我看到六子沉到黑暗里,再看不见。

  我站在那里,往事像一部老电影一遍一遍回放,直到燃尽的烟灼痛了我。

  十八岁的夏天。

  我和六子逃了课,躲在城市边缘的酒吧里。悠扬的音乐和着烟雾,罩在我和六子身上。这是一间小酒吧,里面有很多红的白的葡萄酒。酒吧老板年轻的让人惊讶。她喜欢放一些热情的音乐,在只有我和六子的时候疯狂舞动,然后笑倒在我们中间。有一http://www.jieyanri.com天我说你多大了啊。她用手束起染黄的头发说十九了。六子说她也十九了,六月生的。她说她生在七月。我说我小你们一年,在九月。六子说这样吧我们拜干姐妹吧,我叫六子。她说好啊我叫老七。我说那我就叫小九。然后我们笑着,随着音乐一起舞动。

  老七化着妖艳的妆,将一张嘴涂成了黑色。她常将一瓶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将我们拥在一起。真好。她说。我害怕孤独。我们笑。其实大家都怕,所以才会聚在一起。

  我一直记着那一年的夏天。我们躺在地铺上,老七开了一瓶红酒,点燃一支摩尔。老七说她喜欢这酒和烟里辛辣的味道。六子说她也是。我就笑着。然后我们谈论男人,谈论烟,谈论酒,谈论爱情,谈论做爱。老七说知道吗你们,这是我最快乐的夏天。我说是的老七,这也是我最快乐的夏天。然后我们沉默着,只有音乐还在徐徐流动着,在这个快乐却孤独的房间里。

  小九你是处女吗。六子问我。老七早就醉了过去,空气里游晃着烟雾,和着从卫生间传来的滴水声。

  那一年六子十九岁,我十八。

  老七失踪了。酒吧被划入折迁行列。她连句再见都不肯留下来。

  我们就这样把老七丢掉了。在夏天尾声的时候,我们疯狂的找遍大街小巷,喊着老七你在哪里,太阳刺痛我们的皮肤,我和六子抱头痛哭。六子说小九你也会消失吗。我说六子我不会,我们说好了不是吗。

  夏季的最后一天,我将去到南方。六子来送我。别断了消息。六子说。

  我点头。六子把眼泪含在眼眶里。

  我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南方的冬季使我陷入一片绝望之中,我看不到雪。我把六子丢掉了。我蜷在一个酒吧的角落,将自己灌醉,一个男人对我笑着。男人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我想起六子说,小九你是处女吗。

  两年后我回去了六子的城市。

  我从同学的同学的同学……那里,终于找到了六子。六子说,小九,杀一个人真的很容易,即使你那么爱他。

  又是夏天。我站在地铁口,六子消失在黑暗里。

  我终于留起了长发。

  小的时候,有人曾告诉我,女孩子嫁人时要长发,要盘头发,成为最美的新娘。

  我去了一个靠海的小城。夏天的时候我赤着脚走在沙滩上,我一天天走着,走过夏天,再一个夏天,再一个夏天。我在一家酒吧做待应生。酒吧里终日飘着烟的味道,像那一年的夏天。

  老板是个年轻的女孩。有着大大的眼睛和扬起嘴角时的酒窝。她说小九,其实你该找个人嫁了的。

  我淡淡笑着。我看着女孩,像曾经的老七。

  我准备告别所有的过去,好好经营爱情。当我有这个想法时,一阵揪心的痛。

  在一天夜里看到了老七。不会认错的老七。老七看到我,讶异的掉了手里的酒杯。小九是你吗。她喃喃地说。我说是的老七,我是小九。老七说你还是那个样子。我说是啊我一点没变,变的是你,老七。老七淡泊的脸,一身素衣,纤细的手指上戴着一个闪亮的指环,头发盘在脑后。我说老七你现在像个贤妻良母。老七说是啊,孩子都两岁了。我忍住泪水。我说老七你知道吗,你失踪后我们疯狂的找你,太阳灼伤了我和六子。老七说对不起那一切已经远离了,我现在不再孤独了,真的不再孤独了。我说老七你一定要幸福。

  老七笑着,我看到她眼里幸福的光芒。老七轻吻我的额头,无息的告别。我点起一根香烟,轻轻放在嘴边,深吸一口,闭上眼。那一年的六子也是这个样子。她们曾那么害怕孤独,如今却把我留在了孤独之中,任我迷失。

  这一年的夏天,我陷入了莫名其妙的悲伤。我渴望拥吻,渴望在摸不到尽头的黑暗里有人照耀。我说,我要好好经营爱情。

  剪的出现填补了我的孤独。剪说你有未来吗。我说剪其实你也害怕寂寞吧。剪说其实这个世界都病了,每个人都害怕。不单是你。我抚着剪的胸膛,听他有力的心跳。剪说,小九,过完夏天我们结婚吧。在你生日那天好吗。我笑着。剪吻住我的唇。

  我数着日子,等待过完夏天,我对剪说,我不想再悲伤了。剪说那就不要再悲伤了,我们要结婚了,新娘子要高高兴兴的。

  六子站在我面前时,一脸的疲倦。小九我好累了。六子倒在我怀里。六子告诉我这些年她去了中国哪些古老的小城,将生命与希望忘在了那些小城里。我心痛的拥着她。我说六子,你要好好的。六子苍白的笑,腕上的伤痕隐隐可见。

  我说六子你知道吗,我要结婚了。六子说那太好了,小九我知道你一定会幸福。我说六子其实三个人里最幸福的是老七,她有个漂亮的女儿。六子淡淡的说喔,老七呀,她真的失踪很久了,久到我快忘记她了。

  我怀了剪的孩子。夏天快要过去的时候,我去医院做了检查。剪说,好呀,我们很快就结婚了不是吗。我说那真好,一个新的生命到来真的很好。

  一天午后的时候,六子拉着我的手走在街上。我们走到了地铁入口。六子消失的地铁口。六子说你有烟吗。我点燃一根香烟,放在她唇间。她深吸一口,闭上眼。

  我说六子你留下来吧,做我的伴娘。六子说不行我要起程了,旅伴们在等我。我说六子你不要再从我身边走开了,我害怕。六子说你有了剪,就不再需要我了。我说六子不是的。六子淡淡的笑着,吻住我的额头。

  六子说,小九你要幸福,一定要幸福。

  剪不在房间里。

  桌上有他留下的纸条,他说,小九对不起,家里要我回去一趟。

  我燃起一支香烟,看它一点点烧尽。

  剪没有回来。

  夏天过去了,剪再也没有回来。

  白天的时候,我会到街上散步,看那些大肚子女人在街边散步。我想再不久我也会步入她们的队伍。

  这场悲伤使我窒息。六子,老七,剪,年轻的孩子,他们不断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向我微笑。我说我不想再悲伤了。我说你们知道吗,我再也不要过夏天了。黑暗里我蜷成一团,摩尔的烟灰一点点地掉进红酒杯里,无言的蜡烛不停地落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