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戒烟行动的故事

哭笑不得

楔子

不久前,我的4个同事一时心血来潮,竟然相约集体戒烟,约定谁先破戒谁请客。

这4人同在一个办公室,郝科长是头,王股长第二,小李,小杨并列第三,属平头干部。

我猜测,戒烟这馊注意肯定是郝科长出的。

出于无聊,同时想进一步证明并捍卫“男人戒烟跟女人减肥一样,纯属自欺欺人”这条真理,我热血上涌,决定以实际行动“挫败”他们的戒烟行动。

一,打蛇打头

按我的猜测和古人擒贼先擒王的遗训,我第一个对郝科长下手。

周一上午,我破天荒提前20分钟到单位。

我平时很了解郝科长,他非常爱岗敬业,在没人请吃早点的特殊情况下,他一般都会提前半小时到单位,先打开电脑,泡好茶,然后斗上四五十分钟的地主。

这天是一般情况。

我到他们办公室时,郝科长地主正斗得起劲。

我说:“郝科长早!”然后递上一根他平时喜欢抽的牌子的香烟。

他习惯性地伸出左手,中指,食指呈夹烟状,准备接烟,但随后马上缩了回去,顺势摆摆手说:

“戒了。”

“哦,什么时候戒的?”

“3天了。”

“佩服,佩服!”

我收回烟,点着,边吞云吐雾边就近坐到椅子上,随手拿起桌上的报纸,佯装关注国内外大事,眼睛则偷偷看着郝科长的举动。

郝科长不时扭过头来,看着我手上的烟,喉结一上一下地动。

我知道,此时此刻,郝科长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备受煎熬。

一支烟功夫,我在烟灰缸里摁灭烟,又掏出烟,点燃一支,把烟盒,火机放在办公桌上,诚恳地对郝科长说:

“戒了好啊。你们当领导的,是得保重身体,千万不要像我们总设计师,整天吞吞吐吐,才93岁就走了。”

郝科长嘴角动了动,没说什么,起身到门口看了看,转过身就拿起烟,点上,猛吸起来。

“不戒了?”

“戒个鬼啊,难受死了。”

“你们办公室不是约好,集体戒烟么?”

“不要告诉他们,明天请你吃早点。”

二,掐人掐脖

周二那天早晨,郝科长和我吃完焖鸡米线早点,他就带着小李和小杨下乡公干去了,只留王股长在家守电话办内业。

我到单位时,已一如既往,准时迟到了15分钟(友情提示:我事情少,办事效率高,事多效率低或想有大作为的,千万别效仿)。

打开电脑,泡好茶,我就到他们办公室去。

王股长正无精打采地上网看花边新闻。

我点上一支烟,朝他喷去,说:

“戒烟感觉如何?”

“唉,不好受啊。心里空落落的,手也不知道放哪了。”

“不会吧?马克·吐温N年前就曾说过,世界上最容易的事就是戒烟。我戒过,的确如老马所说,容易极了,一天可以戒N次。”

他站起来就掏我的烟和火机,点火,吸,吹,再吸,再吹,然后说:

“戒个鬼戒,又不当皇帝,没必要活几百年!”

“你们办公室不是约定……”

“别告诉他们,明天的早点我请!”

三,无题

周四上午,我主动约小李吃早点。

小李是个年轻人,结婚3年,得“妻管严”也3年。

吃完早点,我问:

“听说你们办公室4个人都戒烟了?”

“是的。”

“谁出的主意?”

“他们出的。”

“哦。你是‘被自愿’的?”

“是啊。”

“你这个人啊,他们吃垃圾你也要跟着吃啊?别装了,来,接着!”

我把烟递到他手中,并亲自点上火,然后再语重心长地说:

“年轻人,做事要有主见,不要亦步亦趋,那是没有出息的!”

看他脸色不太好,我狠狠地自我批评一番:

“当年我就是因为像你这样,唯唯诺诺,才混成今天这个熊样的。”

小李接受教育和我的自我批评后,出门时自觉地付了早点钱。

晚上,我先电话约小杨,说明天8点,我请吃早点,在老地方。

然后又约郝科长,7点半早点,我请。

四,依然无题

周五上午,郝科长先我一步,整好两碗牛汤锅,并斟满了两杯酒。

我们在和谐的气氛中,吃肉,品酒。

喝得差不多时,我发烟给郝科长,恭敬地点上火。


刚抽几口,小李就准时到来了。

我不敢破坏他们的规定,早点钱只好由郝科长出了。

五,乘胜追击

下午,临近下班,我信步来到他们办公室。

里面已恢复了往日的乌烟瘴气。 http://www.jieyanri.com

我散了一圈烟后,对郝科长说:

“郝科长,周末了,是不是该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

“你们戒烟活动圆满结束啊!”

郝科长哈哈大笑,说:

“是该庆祝一下啊。咱们就去老地方吧——‘好再来农家乐’!”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