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中国何时能像加拿大严格执行禁烟

  上个月,笔者在加拿大遇到不少当地旅游业者,他们都为刚刚对中国公民开放的加拿大旅游市场感到兴奋。但是,他们也有一个担心,那就是中国游客不拿加拿大的戒烟法规当一回事,一旦违反当地严格的戒烟制度,不仅会搞得彼此尴尬不快,也会影响加拿大宾馆,餐厅,景区接待中国游客的热情,最终因小失大。

  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此前我国的“公务团”或“商务团”在加拿大就曾因吸烟遭遇难堪。例如,有中国人在宾馆房间吸烟,被报了警,罚了300多加元;事后他跑到阳台上吸几口,又被罚款几百加元;房里不能抽,宾馆大楼外总可以了吧?可加拿大规定,到大楼下吸烟要离建筑物3米开外,因此又被罚款。
  加拿大于1997年开始施行烟草法,经过不断修订后,如今已成为世界上最严厉的禁烟法令,而且也是执行最坚决的法规。加拿大卫生部门甚至聘请年龄在15岁至17岁之间的青少年做卧底,用“钓鱼”的手段甄别向青少年贩烟的卖烟人。此外,加拿大多年来一直在营造反吸烟文化氛围,该国一些省份最近要求公务员戒烟,并拨款帮助医务工作者戒烟。当地烟盒上往往印有病态的牙龈,肺部的癌变,受损的大脑,阻塞的心脏等图案,让吸烟者望而生畏。加拿大卫生部还建议将香烟盒上健康标签的面积由30%扩大至60%。

  在加拿大的许多场合,吸烟者往往不受欢迎,白领在办公室外吸烟后常常立即漱口除味,各路名人,明星也都标榜自己不吸烟。许多父母不敢或不好意思在孩子面前吸烟,以免给他们一个“破罐破摔”的“坏人”印象。一位加拿大朋友告诉笔者,上世纪70年代,加拿大男子买烟时大大方方的,买避孕套时则左顾右盼,躲躲藏藏;现在则是买避孕套时大大方方的,买烟时却生怕被人见到。

  此外,加拿大政府几乎每年的年度预算,都会对烟草工业加税。各地还故意造成“买烟难”,大到多伦多,蒙特利尔,渥太华,小到班芙等小镇,人们都很难看到卖烟者的身影。政府严禁香烟行业以任何形式赞助大型活动,比如冬奥会。http://www.jieyanri.com

  相比之下,我国这些年的戒烟实效,问题是显而易见的。我们缺乏细致的法规,即使有些粗框框,如公共场所和医院禁烟等,可实际执行中却很不到位。我们缺乏榜样的引导,医务人员吸烟率达三成半,五成男医生是烟民,甚至有医生做完肺癌手术就抽烟。我们缺乏戒烟文化,吸烟行为不仅没有被丑化,而且有美化的嫌疑。例如我们的影视作品上,刑警队长不腾云驾雾,好像就破不了案;领导不夹一支烟,好像工作就不努力。香烟盒上虽然也打上“吸烟危害健康”等警示,但文字小得无足轻重。香烟品牌也正气凛然———中华,云烟,牡丹,甚至还有叫“中南海”的。无论城乡,卖烟处四处可见,不对未成年人卖烟成了一句空话。

  当然,加拿大戒烟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但中国禁烟的问题如今已迫在眉睫。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中国有3亿到3.5亿的吸烟人群,每年由于吸烟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约120万。这些年,中国为推动戒烟采取了不少办法,也取得一定效果,但总体来说不理想,特别是吸烟者年龄在变小,新烟民增多。因此,我们不仅要学加拿大戒烟,还应快学,学好,不要等到积重难返之时,想学也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