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戒烟网
导航

青岛控烟新规:个人违法吸烟领导同罚

    中国吸烟网讯:青岛市首部关于控烟的法规将于明年出台。10月31日记者获悉,相关部门已经提交了《青岛市控制吸烟条例》修改稿,争取明年提交青岛市人大进行审议,立法,如果审议通过,也将成为山东省首部控烟法规。
  10月31日,青岛市控烟立法项目启动暨控烟能力培训会举行。青岛市卫生局副局长魏仁敏在会上介绍,目前青岛市禁烟的依据是1996年4月7日正式颁布实施的《青岛市市区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规定》,该规定已经沿用了10多年,只针对市南区,市北区,四方区,李沧区的公共场所进行了禁烟规定,部分条款滞后于社会的发展。2008年奥运会期间,青岛市政府出台了《青岛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共场所禁止吸烟工作的通告》,进一步规范了奥帆赛场馆,签约酒店及其他相关公共场所禁烟管理。
  目前,相关部门已经提交了《青岛市控制吸烟条例》修改稿,争取明年提交青岛市人大进行审议,立法。青岛市卫生局监督与疾病控制处处长刘可夫称,《青岛市控制吸烟条例》两年前就已经制定,一直在不断调研,修改。如果审议通过,届时,《青岛市控制吸烟条例》将成为山东省首部控烟法规。
  《青岛市控制吸烟条例》将有哪些新的规定?刘可夫透露,禁烟的公共场所将重新界定,一些大家“默认”的公共场所将列入禁烟范围,比如幼儿园,学校操场,学校门口等;公交车,出租车等公共交通工具也将列入禁烟范围;工作场所等人员密集的地方也将不允许抽烟;餐馆禁烟将被明确。2008年奥运会期间出台的《青岛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共场所禁止吸烟工作的通告》,只对一些中大型餐馆进行了控烟规定,《青岛市控制吸烟条例》将涉及全部餐馆。
  禁烟的监管也将由卫生监督部门向公共场所负责人转移。目前全市控烟监管,执法单位只有青岛市卫生监督局,人手不足监管不过来。《青岛市控制吸烟条例》希望控烟实现行业管理,监管,“也就是交通行业控烟由交通部门负责,学校等控烟由教育部门负责,就不是单单只有卫生监督局一家来监管,这样使得管理措施真正到位。”
  《青岛市控制吸烟条例》对公共场所吸烟的处罚力度也进一步加大。“个人吸烟受到处罚,单位负责人也要被处罚。”刘可夫说,吸烟者所在的单位将被界定为第一责任人,下一步或许将会因为管理不力而受到相应的严厉处罚。
医院窗台变身“烟灰缸” 大学超市香烟琳琅满目
  医院窗台放满了烟头,大学生在校园内“吞云吐雾”。10月31日,记者在岛城多家医院和高校注意到,虽然设置了禁烟标志,但很多人仍难抵挡香烟的诱惑。
  10月31日上午,记者来到市区东部一家医院,院区内的马路上随处可见烟头。门诊大厅外,有四名市民正在吞云吐雾。在该院住院部走廊的尽头,栏杆上随处可见烟灰烟头。在住院部6楼走廊窗户的狭窄缝隙内,已经塞满了一整排的烟头,旁边墙壁上还贴着“楼内禁止吸烟,吸烟请到户外吸烟区”的禁烟标志。在8楼走廊尽头的阳台上,一个装八宝粥的铁罐内已经装了一半的烟头烟灰,铁罐外皮更是被熏成了黑色,窗户旁边的白色墙壁更有明显的烟灰和掐灭香烟时留下的痕迹。
  在海慈医院门诊5楼的走廊内,一名年轻男子叼着烟走来走去,对走廊墙壁上张贴的禁烟标志视而不见。“我们发现吸烟的市民会提醒他们把烟灭掉。”导医台的护士说,大部分吸烟者能听从劝告,不过还是会有一少部分人吸烟,而且医院比较大,工作人员不可能注意到每一个吸烟者。www.jieyanri.com“在卫生间或者窗口,偶尔还是有人吸烟。”在医院做清洁工作的黄师傅说,他打扫卫生间时,经常会在厕所内发现烟头。
  在青岛科技大学崂山校区的超市内,记者注意到各种档次的香烟都有。在教学楼内的窗户边,不少男生趁着课间时间“吞云吐雾”,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带着一身烟味回到教室。甚至不少女生也加入吸烟大军,在学校女厕内随处可见烟灰烟头。
  “我从高中就开始吸烟了,刚开始是出于好奇,后来就戒不了了。”在青岛大学教学楼内,正在窗边吸烟的大三学生小李说,虽然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也想过戒烟,但是已经形成习惯,加上周围不少同学都吸烟,也就放弃了戒烟的想法。
  本报记者 董海蕊 实习生 王艺华
有戒烟门诊无戒烟人群 戒烟药物黯然退出医院
  10月31日,记者从各医院戒烟门诊获悉,因为咨询戒烟的患者过少,医药公司甚至不再为医院提供戒烟药物。
  10月31日,记者来到市区一家医院的内科门诊,该门诊的2号诊室就是戒烟门诊。不过记者在诊室前没有见到任何标志,前来就诊的病人也都是呼吸道方面的病人,只有诊室内墙上挂着一块写有“拒绝烟草,珍爱生命”的戒烟宣传能表明这个诊室还是戒烟门诊。
  “戒烟门诊从3年前就成立了,但前来咨询的人寥寥无几。”医院负责戒烟门诊的呼吸科主任介绍,从门诊成立到现在,大约只有200多人前来咨询,真正采取戒烟行动的人更少。据介绍,戒烟门诊主要是依靠药物辅助戒烟,药物分为两种,一种是启动药物,服用一周后,就需要换成另一种维持药物。服用药物最少也要持续三个月,而两盒药物要五六百元钱,一盒只能服用1周左右。“不过现在医院已经没有这种药物了。”唐华平说,因为长期没有患者前来戒烟,医药公司已经停止提供药物。
  “医院以前也有过戒烟药,但是没人用,医药公司也不再往医院送了。”三医呼吸科主任胡东明说,戒烟门诊成立以来,主动前来咨询戒烟的市民很少,大多数时间是医生主动建议患者戒烟。
  “医院也有戒烟药物,但是从来都没用过。”青医附院东院呼吸科主任程兆忠说,2005年该院设立了戒烟门诊,但门诊开诊至今,咨询的不少,但治疗的人很少。在市精神卫生中心负责戒烟门诊的精神六科主任席巧真的记忆中,前来咨询戒烟的市民同样寥寥无几。“最近一位患者咨询戒烟还是两周以前。”席巧真说,从去年3月中旬以来,咨询戒烟的患者也不过40多人,其中大部分人还是通过电话,真正到门诊咨询并采取戒烟行动的几乎没有。
  “大部分人只在5月31日世界戒烟日时才会咨询一下戒烟的事情,之后戒烟门诊就无人问津了。”胡东明说,大多数时间只能是医生主动建议有吸烟史的患者戒烟。“病房的病人还能听从医嘱戒烟,门诊上的病人只能建议。”